关闭
关闭
  • 王勇:老牌酒店的拯救者
  •   王勇到银都宾馆是临危受命,其时,银都连年亏损,员工待遇日益受损,人心浮动。这个诞生于1958年的老牌酒店,命运岌岌可危,在外人看来,随时都有关门歇业的可能。

      王勇到银都宾馆是临危受命,其时,银都连年亏损,员工待遇日益受损,人心浮动。这个诞生于1958年的老牌酒店,命运岌岌可危,在外人看来,随时都有关门歇业的可能。

      2010年6月18日,王勇从长城饭店来了。这个年近不惑的男子,是一个在酒店行业仅有四年工作经历的酒店人。许多人为他捏一把汗,大家都把目光投放到他身上,看他怎样揭开道具,让大家见证奇迹。

      日子一天天过去,员工慢慢地发现,用餐的客人越来越多,住宿的客人也与日俱增。月底发工资时,他们意外地发现,工资发全了,还有绩效了,他们皱起的眉头逐渐舒展开了,悬着的心也开始平稳着陆。

      当人们回首看王勇时,才发现自己的领导是一个阳光健康的大男孩。他声音洪亮,生活中亲和力十足,工作时又谨慎细心,与人握手时强硬有力,他似乎天生具有凝聚力,他不是魔术师,却有一种魔力,能够激发出银都人的潜能,成就银都的辉煌。

      王勇说,我就是一个草根。是的,他没有超能力,所有的成绩都是依靠团队取得的。但是我们又无法忽视企业领导人的魅力,他给银都镀上了光环,使她熠熠生辉。

      王勇也是在众人的怀疑和骂声中,依靠紧密周详的企业战略,从一个烂摊子中杀出一条血路的。

      转变,只有转变思想

      银都宾馆隶属于中国长城铝业公司,是大型国企的三产企业,一百多名员工中就有78名正式工,平均年龄42岁。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前,企业效益非常好。企业效益好,生活安逸,拥有铁饭碗,员工就不思进取,等靠要思想非常严重。

      可是当赖以依靠的强大企业不行了之后,他们依靠的肩膀不再坚实有力。问题随之而来,银都宾馆也开始亏损,队伍开始不稳定,人心开始浮动,可又没有能力走出去。

      所以,王勇来到银都宾馆的第一步,就是转变员工的思想。“如果思想不统一,行为更无法统一”。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思想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改变谈何容易。王勇给大家讲解先进的思想观念和经营方法,大家都说好。但是一旦放到自己身上,就行不通了。

      培训、会议、讨论等多种形式成为转变员工思想的武器,靠企业不如靠自己,过去铝厂是个铁饭碗,大家都靠天吃饭,生活得无忧无虑,大家都认为这是铁饭碗。而王勇说,什么是铁饭碗,不是一辈子待在一个企业里,而是到哪里都能有饭碗才是铁饭碗。

      记者:在人心浮动的情况下,怎么稳定军心,提升士气?

      王勇:对企业进行全新定位。树正气,提士气。原来是靠铝厂,丢市场,等米下锅。现在要既盯铝厂,更抢市场。铝厂是有限的,市场是无限的。当观念与行为出现对比的时候,员工有所希望,就会产生极大的激情和动力。

      银都宾馆有三百多个床位,五百多个餐位,七个会议室,最大的四百多人,最小的二十人。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会议型酒店。

      另外,要保留银都的特色。银都宾馆拥有上街地区最大的无柱餐厅,可以容纳25桌人同时就餐,做喜宴的专家。

      记者:新措施实施以后,多久看到了成效?

      王勇:半年之后,酒店由亏转赢。原来酒店员工工资难以保障,更不用说绩效了。从去年9月开始,员工工资得到保障,并开始发放绩效工资,虽然不多,但是已经有了。

      记者:实施的过程中,困难多不多?

      王勇:不少。比如在正式员工与外聘员工公平对待时,很多正式员工由于长期形成的惯性认识心理不平衡。怎么办?给他们分析,通过财务分析,用数字说话,在事实面前大家慢慢的就理解了。

      稳定压倒一切

      王勇来到银都之后,宾馆上下人心惶惶,不仅是因为效益不好,他们更担心,这位“外来的和尚”是否会重新洗牌。他明确告诉员工,他的到来,不是为了调整人,而是为了让银都能够走出困境。他提出了“三个有利于”:凡是有利于银都宾馆发展的,有利于银都宾馆全体员工利益的,有利于银都宾馆经营的人,就给予大力的支持和重用。鉴于企业不稳、人心不稳,王勇要做的就是稳定。他说,对于银都宾馆,稳定压倒一切,稳定高于一切,稳定才能发展。员工听到和看到的一致,心落了地,工作的投入大了,效率高了。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王勇来到银都之后考虑的问题是,车身能不能跟上,“如果跟不上,就又脱节了。”

      在银都宾馆取得可喜的效益之后,很多人纳闷:王勇换厨师了吗?没有,还是以前的团队。这是向管理要效益的结果。在稳定的前提下发展,这是基本思路,没有强有力的团队,是没法做事的。

      目前,银都宾馆已经完全实现市场化运作,具备适应市场冲击的能力。这是因为王勇善于用人,“用其长处,个个都是人才。”

      在员工岗位调整时,王勇会听取大多数人的意见,“因为我对基层员工的了解毕竟有限,但是与他相处的人是清楚的”,这个人的缺点是什么,优点是什么,一目了然,在用人时就能够做到避短扬长。

      工程部有一个员工,相关部门对其工作意见很大,不配合客房维修,不服从部门领导。通过了解才知道,这个员工不喜欢工程工作,也不适合工程部的工作,但是他以前在做安全工作的时候却非常出色。于是,先借调到安全部门。在岗位调整的时候,也有很多不同意见,很多人有老思想,认为这是从基层部门直接升到管理部门了,没有做出成绩却提升了,阻力很大。王勇也没作过多的解释,只是私下告诉这位员工,现在别人有意见,不要有思想包袱,但是你要努力工作,证明自己。一段时间之后,反对的声音没了,相反的是更多对他工作能力的肯定。

      市场,还是市场

      在王勇到来之前,银都宾馆是紧跟铝厂放弃市场。客房餐饮的价格与市场不符,看到这种情况,王勇和团队请来酒店专业人士对酒店进行会诊、定位。

      经过调查走访发现,银都宾馆有深厚的客户基础,婚宴在上街是最好的,而且这是社会的共识。此外,银都宾馆的会议接待在上街已逐步形成规模,虽然社会上有很多酒店在竞争,送一桌两桌,甚至于送酒水饮料,而银都提供的服务却受到客户的一致好评。

      银都之前也尝试过提供婚庆服务,但是后来发现,这不是强项。因为婚庆服务需要专业人才、音响配备,而他们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于是,银都有了清晰的定位:会议专家,婚宴行家。

      有了准确的定位之后,王勇开始放手大干。成立营销部,加大营销力度,由原来是坐商,转变为行商。

      社会酒店宾馆不断增多,而银都宾馆与社会的沟通不够,王勇通过多种渠道,频繁地进行宣传推广,让人不断加深印象。

      不仅如此,在王勇到来之后,加强内部管理,开源节流。按照现代酒店管理方法,过去是客房、餐厅内部分包,过去的财务管理形同虚设,现在实行统一管理,把握好采购,杜绝跑冒滴漏现象,颗粒归仓。

      上街属于典型的县区经济:物价上涨,价格不涨;员工工资上涨,消费价格不动。因为区域小,消费人员少,所以竞争激烈。在上街做餐饮,三年就是一个周期,能做三年就不错了,天天开,天天关。

      本来是大客房小餐饮,因为上街区域特点,情况恰恰是大餐饮小客房,为了改变这种状况,王勇带领团队走出去,避免在小区域内竞争。

      他们去郑州,把保险培训拉过来,现在已经形成银都宾馆的特色。银都提供很多优惠,比如免费接送,虽然利润不高,但是注重边际效应。

      酒店行业是人气带财气,银都宾馆院子宽大,如果冷冷清清的话,员工会没信心。王勇刚到银都的时候,没生意,开会时部门经理给员工打气,散会之后员工回到岗位上无所事事,就泄气。人浮于事,后果是人闲生事。

      经过一段时间的营销推广,大批的会议过来,员工虽然很辛苦,很累,但是充实了,牢骚少了,心里有底了。比如客房部,就算是没人,工资、折旧该付还要付,该提还要提,现在不说利润,最起码现金流增加了。

      “酒店不能没有现金流,只要滚着走,能发工资,有绩效,还有生意,这很重要,要不我也没办法。”王勇说。

      萎靡不振的银都宾馆在王勇的带领下,经过艰苦努力,慢慢地有了效益。上街区有关局委,直属上级单位文广新局、商务局都很重视,保险公司的客户都是上街地区以外的,河南省的包括全国的都在这里,对上街的宣传推广很重要。

      记者:雅乐轩最近在上街开业,这会对银都宾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王勇:我并不认为雅乐轩会对银都构成直接威胁,因为消费是多层次的。对银都宾馆竞争很大的,是特色中档餐厅和快捷酒店,因为银都和他们在一个水平线上,上街属于城乡结合区,三四线,大都是回头客,消费档次不高,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铝厂效益不好,高档酒店效益不好,像燕鲍翅这样的高档酒店往往难以为继。

      记者:事情都是双刃剑,雅乐轩对银都的利弊在哪里?

      王勇:肯定增加一个竞争对手嘛。上街地区消费群本身就小,多一个对手,就少一部分客源。目前上街地区的特点支撑不了这样的消费,当然,两三年之后随着上街的发展,可能会有成规模的消费群体。雅乐轩属于上街地区高端消费的先行者,既是先行者就会承担一些牺牲和代价,但是她对提升上街地区酒店行业档次乃至上街地区整体层次发挥着战略性的作用。上街整体提升了,银都也会受益。

      领导就是家长

      王勇认为,教育员工,与家长带孩子是一样道理。现在家庭条件都好了,孩子该怎么带,怎样让他适应社会,立于不败之地?如果小的时候家长对孩子的事情大包大揽,孩子就像温室里的花草,哪一天父母没法帮你的时候,孩子要在市场的大森林里独立生存的时候,具备相应的能力吗?

      采访当天晚上,银都宾馆邀请到国内著名品牌聚成公司,对全员进行培训。采访时,有一个女员工进来说,孩子父亲不在国内,家人邻居亲戚朋友全不在,小孩九点睡觉,实在没有办法,需要请假。在诉说时,眼泪就掉下来了。王勇心平气和地说,做母亲的都心疼自己的孩子,但是错过这次培训对你来说非常可惜,能不能想想其他的办法,实在不行把孩子带过来,培训结束后宾馆派车把孩子送回家,也不耽误休息。

      记者:一个人请假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吗?

      王勇:你要知道,培训不是一蹴而就的,一次培训能达到2%—3%的效果就不错了,一次培训使80%的人都转变,这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对银都宾馆这样的老国企酒店更难。这次培训能达到2%我就满足了。虽然培训的效果微小,但是我们会坚持做。

      人们常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王勇非常重视当天的课程,他希望每一个员工都能亲自参加,现场感是十分重要的。

      “不是我多狠心,任何一个员工,观念转变了,队伍才好带 。”王勇说。

      王勇有一个梦想,在他的带领下,每个员工能够获得适应社会的能力,独当一面。

      所以,他到银都之后,分批带着管理人员、员工去北京参加培训,时常激励员工进行创新,提出自己对工作的建议和方法。很多时候,员工会自己创造菜品。外出学习时,不仅是管理层,普通员工在部门经理的带领下,甚至几个员工一起就去了。对于学习,一般没有任何硬性的标准,“有压力的时候效果不会太好。”但是部门经理会有任务,参观学习之后要提炼出东西,跟员工一起分享。每次学习之后,都会有分享大会,学到了什么。让员工有一种认识,只要努力工作就能得到应有的。

      雨中的银都宾馆愈加俊美,她静静地屹立在雨中,似乎向路人诉说她的悠久,她的沉重,和她对未来的希冀。

      满墙的爬山虎紧紧地拥抱着她,似乎要给她安慰,给她力量。

      在宾馆大院,水池旁的垂柳展示优美的丰姿。水池里的水,清澈见底,水藻在雨点的拍打下,微微低下头,作出害羞的情状。

      就在雨中,笔者看到一位员工打着伞,弯下腰捡起地上的一张纸片。银都宾馆总经理助理王智炜告诉笔者,那是他们的工程部经理。王智炜说,在银都,每一个人都会做这样的事情,上至总经理王勇,下至任何一位普通员工。

      在上街,有五星级的豪华酒店,有不少的快捷酒店,银都宾馆作为一个承载着政府招待功能的酒店,却以她独特的魅力吸引上街乃至郑州的客户。而在去年,连年的亏损,已使员工工资徘徊不前,人心思动,没人有心倾听雨打池水的美妙。

      还好,梦魇一样的日子已经成为历史,雨中的银都会在微笑中迎来温暖的阳光。